209118.com当前位置:主页 > 209118.com >

2019管家年婆一句诗中特《高平史话》:高平干草

发表时间: 2019-10-09

  继义和团运动、辛丑抗捐斗争后的 1911 年,高平又爆发了规模空前、声势更大的农民反贪反捐的“干草会”暴动。因成千上万的民众,手持干草火把纵火焚烧那些劣迹斑斑的土豪劣绅,打砸洋教士、洋学堂而得名。这一暴动由高平首倡,迅速蔓延到长治、长子、壶关、襄垣、沁县、沁源、 阳城等地。起义农民沿路散发传单,到一村聚一村,每家至少随一人,遇村中土豪劣绅,即付之一炬,抗拒者葬身于火。

  这一暴动的深层次原因是 :清统治集团腐败到了极点,社会动荡,贪 官污吏徇私枉法、土豪劣绅恃强凌弱,横行乡里,对劳苦大众横征暴敛、敲骨吸髓,榨取民脂民膏,商业凋敝,民不聊生。人民不堪其苦,纷纷揭竿起义。“干草会”暴动的直接原因是,高平知县和一些土豪劣绅相互勾结不断加重税捐。每年二月便开始征收当年田赋,四月便要完成全年征收的 一半,八月开始二次征收,十月完结。“秋未收完,税得完”,未交税者县 衙抓其坐牢。他们还处心积虑加大对农民的剥削和压榨,以办洋学堂缺经费为名,在规定的钱粮征收比例上加了一厘,名叫“小粮”。沉重的赋税压 得人们喘不过气来,,很多人都想起当年义和团运动和辛丑抗捐 斗争的英雄壮举,杀洋人、反贪官、分官仓、抗苛捐,与腐朽的清政府进行了坚决斗争。

  县衙加征“小粮”首先引起了以县典吏席允耀(主管监狱)、吴丕烈(清代代拨贡)、宋炳文(县刑房吏目)、张崇德(秀才)等人的反对,接着县东北的府下三里(即府下里、建宁前里、建宁后里)的铁匠、农民纷纷议论。府下三里有铁业生产的传统,刨矿、炼铁、打铁为主要生计。因官府敲诈, 铁业多停,百姓失去了生路,更无力纳税,都说与其坐牢不如造反。于是, 郑春发、姬小六便领导发动起这场反清抗税的暴动。

  郑春发,陈区水沟村人,聪明能干,能说会道,且会看风水、测字,写得一手好字。

  张崇德,陈区大山人,秀才出身,是大佛山铁行的副掌柜,为人厚道, 行侠仗义,与当地农民关系很好,且经常在县城谋事, 与席允耀、 吴丕 烈,宋炳文等过从甚密。这些人对加 征“小粮”一直反对,对清政府腐败十分不满,早有起事之心。太原起义消息传来,他们便反复谋划,订出行动计划,首先将各乡绅劣迹写成揭帖(传单)由张崇德交付姬小六、郑春发等联络议事。姬、郑等人即与陈区姬随发、朱庄崔宝屯、崔保枝兄弟,南关杨铁山、杨奎山、杨明山等人联络,并把举事日期定在大佛山十月二十日庙会这天。起事日期临近时,张崇德把书写好的“鸡 毛传单”交给郑、姬、崔、杨等人分头到各村散布,并火速传递,传单迅 速在全县百里、八镇传开。其传单内容是 :

  1911 年 12 月 12 日(农历十月二十二日)一大早,姬小六、郑春发带上铜锣率领陈区、建宁一带群众向县城进发,沿途鸣锣聚众,队伍越来越大, 浩浩荡荡,大有排山倒海之势。中午时分,四乡百里民众齐集东关丹河边的大庙前,有几万之数,到处是棍棒林立,山呼海叫,声震山野。知县朱 士俊见人多势众,不敢派兵,便出城劝大家回家各安生理。此等胡言妄语,哪有人听。只听锣声一响,乡民们举着棍棒、锄头、镢柄、长矛朝县城涌去。这时城东门已经封闭,朱士俊由西门逃往城内。乡民见此,便大烧城门,拥进城来,汇集衙署门前。知县朱士俊龟缩衙署不敢露面,后经席允耀从中奔走说合,才被迫推出免粮税告示。傍晚民众剿毁了巡警局,南关所街杨相清、城南庞家以及绅士杨长青的家也被抄了一通。当时有民谣 :“进来南城门,打坏玻璃灯。先烧洋学堂,后杀巡警兵。”吓得巡警四处逃散,连警务长张蓝也仓惶遁逃不知去向。举事民众在城里敢作敢为, 轰轰烈烈,但他们严守纪律,不扰民,不害商,自带干粮,当晚露宿街中, 秩序井然。

  二十三日,民众分四路到乡下抄绅士。东北路以陈区为中心,东南以北诗为中心,西南以河西为中心,西北以寺庄为中心。数日之内,先后火烧了王报村绅士王之骅、北陈村绅士董佩钧、张壁绅士李筱田、下玉井唐 之恭、东宅牛应信、南朱庄秦家祯、冯庄李近仁、米山郭士庭和赵庆忠、团池秀才李国泰、王家河秀才王殿美、赤祥大户王家庆、野川东沟秀才陈 邦廷、杨村邵家等乡绅大户。短短三天时间,分头活动的乡民共抄毁、火 烧乡绅大户 48 家。他们随带干草,白天抄家,夜里赶路,干草照明,故百 姓称之谓“干草会”暴动。所到之处,火光冲天,黑烟弥漫,劣绅恶士胆 战心惊,穷苦百姓拍手称快。

  高平“干草会”暴动炽盛之时,正逢辛亥革命风起云涌之际,山西军 政府成立,泽州知府思联(旗人)向军政府投降,仍任知府。高平知县朱士俊见局面无法收拾,乃自行离职。

  1912 年,阎锡山派石宪文到高平,任中华民国第一任县长。石宪文原是清政府山西省谘议员,原为立宪派,反对共和制。当袁世凯窃取革命果实, 辛亥革命失败后,阎锡山也背叛辛亥革命,因此石宪文到高平后便开始镇 压“干草会”运动。他接到高平 48 家绅士联合状告“干草会”之案,便批 准供状,开始残酷。先后派役警到全县各村传讯拘捕与此案有牵连的 人,一时间四乡人心惶恐,鸡犬不宁,刑室里每日提人,严刑拷打,或判 刑或罚款。3 月 25 日,在县城南关拘捕了槐树店杨铁山、杨奎山、杨明山兄弟三人,并用铁具、铁钉将三人活活钉在南门外城墙上示众。

  3 月 28 日,趁米山庙会人多之际,当场将崔保屯、崔保枝兄弟二人抓捕,拴在马尾上拖回城内,把头砍下,抬着尸体游遍县东北 20 里(陈区一带), 最后将他们的人头挂在县城南门上示众。北陈董培基坐木笼游街而死。薛厚跑到河南等地做买卖回家后被抓,坐木笼而死。石宪文派人到水沟、南 头抓人,郑春发、2019管家年婆一句诗中特。姬小六二人早已闻讯遁逃。郑春发逃出后,1938 年病逝 于安徽。姬小六逃跑在外,事平后遁回乡里,石宪文派人去捉。姬一身武艺,又有村人护佑,难于对付。差役无奈,便逼社首要人,否则危害百姓。姬小六不忍连累群众,加害百姓,自动投案,后被处以绞刑,英勇就义。

  在高平“干草会”暴动影响下,上党地区十几个县接二连三也爆发了 大规模的火烧劣绅的“干草会”运动。与高平“干草会”一样,各地的“干 草会”同样遭到封建统治者的残酷。